澳门
切换分站
免费发布信息
我是在夜场上班的女人,心中的秘密压得我喘不过气
  • 地址:澳门 116.233.76.* 上海市徐汇区电信
    • 联系人:童总
    • 电话:1536376**** 点击查看完整号码
      • 澳娱网提醒您:让你提前汇款,或者价格明显低于市价,均有骗子嫌疑,不要轻易相信。
  • 信息详情
不从第一章开始你是看不懂的,第一章在这里:我是在夜场上班的女人,心中的秘密压得我喘不过气1

第八章 看守所

人贩子满头是汗,急促地呼吸着,道:“特娘的,你最好想清楚了,敢动老子。”

“我特么还有的选择吗?不就是一命偿一命嘛,从我八岁那年被抚摸卖掉开始,从我落入你手中开始,我就已经当自己死了,现在又多活了将近十年,我特么赚了,去死吧。”我咬牙说道,就要拉动手里的刀子。

“别,别……”人贩子立马惊慌地呼喊道。

我呵呵笑道:“你居然也会有害怕的时候。”

“只要你放了我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来找你麻烦。”人贩子求饶道。

“对不起,你在我这里只有死刑。”我把心一横,拉动手里的刀子,刀口从他喉结上抹去。

而就在这时,门被从外面用力踹开。

芙蓉姐带着警察冲了进来,警察见我手里握着带血的刀,见人贩子已经躺在地上,捂住脖子,瞪大眼珠地抽动着身子,赶紧拔出腰间的警枪指着我,让我放下刀子别乱来。

“警官,误会了误会了,这是我妹妹,是被害者,就是这个王八蛋,是他绑架了我妹妹,侵犯了我妹妹。”芙蓉姐说着,赶紧冲过来抢走我手里的刀,当啷一声扔在地上。

人贩子吃力地举起手,招呼警察道:“警官,救救我,救救我……”

居然还没有死,有些走火入魔的我推开芙蓉姐,上去抬起脚,想要一脚往他的脖子上踩下去。

“干嘛,让你别动。”一个警察上来抓住了我,将我的手反扭在背后,铐了起来。

“赶紧叫救护车,其他人统统带走。”

我被押进了拘留所,芙蓉姐来看我的时候说我真是糊涂,说人贩子现在还住在医院重病房,要是醒不过来,那我的麻烦就大了。

事已至此,我也没什么可怕的了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我说:“一切听天由命吧,姐,你回去吧,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我说着丧气的话,但心态却异常的好,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拥有了这般遇事不乱,看淡一切的心态。

几天之后,我被从拘留所送往了看守所,这似乎意味着人贩子没有彻底醒来。

走进两边布满铁条的巷子,我只是那么淡淡的一笑,其实一切就这么结束没什么不好的,至少不用继续做噩梦了。

我所住的监号里有五个女人,那个坐在床铺最中间的显然是这个号子的大姐,不然大家不可能都围着他,而且还明显表露出恭维的模样。

当我被狱警推进这个号子时,本来在欢声笑语的她们立马安静下来,个个都将目光锁向我,充满敌意。

“给你们新增了一位姐妹,要好好相处。”狱警锁上了铁门,转身离去了。

见他们一个个投来的都是针对的眼色,我没朝她们走过去,也没有心情去套近、拍他们马屁,选择走到一边的角落里,静静地待一会儿。

坐在床铺中间的女人给旁边那个较胖的女人使了个眼色。

“站住。”胖女人站了起来,走过来堵在我面前。

我没有搭理她,绕开她接着走我的路。

她抓住我的肩膀,将我拽住,推回来,道:“是聋了还是听不懂人话啊,我让你站住。”

胖女人的力气很大。

“对不起,请让一让。”我面不改色地简单说道。

胖女人盯着我,见我根本不怕她,迟疑了片刻,回过头去看那大姐。

大姐没有吭声。

但胖女人像是已经接到指示了,回过头来,道:“见了我们大姐居然不请安,新来的不懂规矩是不是?那我今天就好好教教你。”

跟着,“啪啦”一声,一记耳光就扇在了我左脸上。

脸侧向一边,耳朵嗡的一声。

我选择死撑,扭回脸,盯着她。

“哟呵,还挺能扛的嘛。”她得意地一笑,抬手又是一记耳光上来。

这第二下已经把火辣辣的脸打到了没知觉,嘴角也挂出了血丝。

我没有去数这个女人打了我几下,也没有去在乎脸红成什么样,肿成什么样了,就那么一直盯着这个胖女人,迎接着她一继接着一继的耳光,直到女人打我的那只手已经可以明显看得见在颤抖。

女人的神色也变了。

女人实在是累不住了,回头为难地说道:“大姐,这,这个女人可能有病。”

“行了,你退下吧,小女孩骨头挺硬的,不过姐姐我有的是时间跟你玩。”那大姐冷笑着说道。

我只是看了她一眼,便迈步上了床,靠着墙躺了下去。

晚上我冷醒了过来,发现身上的被子不见了,我下床四处找,结果发现在厕所边上,微微弯身抓起被子,很重,已经全部被水浸湿了。

这时好像听到有笑声,侧头一看,是那个胖女人,被子一动一动的,正躲在被子里得意地偷笑。

我随手甩开被子,端起旁边那盆冷水,快步走到她床边。

胖女人也意识到我站在了她床边,头从被子里探出来,被吓了一跳地说道:“你想干嘛?”

我二话不说,直接将那盆冷水对着她臃肿的脸上倒下去。

她“啊”的大叫一声,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起来。

“你这个疯女人,大晚上的你想干嘛?”胖女人呵斥道。

凌晨三四点,正是大家睡的最死的时候,所以尽管胖女人的声音很大,也没有惊动什么人,只有我们号子里的人朦朦胧胧地醒了过来。

有人打开了号子里的灯光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有人问道。

“姐妹们,帮我弄死这臭女人。”胖女人指着我愤怒地说道。

大姐压低声音呵斥道:“给我闭嘴,大半夜的搞什么鬼?惊动了狱警没我们什么好日子过。怎么回事?”

大姐把视线投向了我,道:“你说。”

“这位胖姐姐要跟我玩泼冷水游戏。”我说道。

“放你娘的屁,大姐,这小娘们发神经,好端端拿冷水往我脸上倒,你看脸盆还在她手上呢。”胖女人恶人先告状道。

“小丫头,玩报复是不是?你真以为大姐我收拾不了你啊?”大姐盯着我。

跟着其余人就掀开被子,下床,一步步朝我围了过来。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澳娱网看到的,谢谢!

  • 您可能感兴趣
查看更多
    小贴士:本页信息由用户及第三方发布,真实性、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,请仔细甄别。
  • 用户级别:青铜会员
  • 信用等级:信用值:0

    已通过身份证认证 已通过身份证认证

   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 未上传营业执照认证

相关分类